最终结果要以实际移植数量为准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1-05-01 06:36    次浏览   >

最近几天,南京雨花台区郁金香路上的银杏树被折腾得不轻:长了十来年,突然要被挖走了。理由是:这些银杏树夹在香樟树中间,太挤了,必须移开。这有点让人无法理解:当初栽的时候,就没想到这些树会长大吗?

根据相关规定,如此大规模移植银杏树,需要经过主管部门的审批。但在施工现场,现代快报记者并未看到任何公示。附近一些居民也有怨言:家门口的银杏树说移就移,自己却不知情。

雨花台区市政设施综合养护管理所是郁金香路的养护单位。该所一位负责人称,大约10年前,郁金香路建成后,移交到他们手上。“建成后,绿化带中的树就是这样的,两棵香樟树夹着一棵银杏树。”很显然,这种绿化设计存在一定的问题。那么,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?这位负责人说,这是当初建设单位的事,他也不清楚。

“搬家”理由:以前种得太密,要换小的花灌木;专家:谁为10年前乱种树行为埋单?

按照绿化相关规定,在南京移树首先要向园林部门报批,达到一定数量的,还必须经过绿评。

专家认为,南京的城市绿化建设缺少一个“绿色图章”,规划之初,方案就该经过园林部门的审核,看其是否合理科学,这样才能减少、避免不该有的瞎折腾。

但是,采访中也有人告诉记者,其实这些银杏树是后来加种上去的,并非一直如此。不过这一说法未得到核实。

在区绿委办,现代快报记者看到此次工程预算表。表中显示,需要移植银杏树352棵,每棵花费为132元。为何这与此前所说的数字不一致?这名负责人解释,这只是预算,最终结果要以实际移植数量为准,“应该是200多棵,工程完成后,我们再做详细统计。”如此算下来,单移植银杏树一项,要花费27000元。

这名负责人称,郁金香路现有的绿化带存在一些问题,主要是整体层次感不足,缺乏下层灌木和中层开花小乔木。因此,他们在原有绿化的基础上,对长势不良的银杏树进行调整。

一名工作人员表示,如果不移,银杏夹在中间,很难长大。在他看来,当初种植的时候,设计人员就没考虑清楚,种得太过密集。

听起来,似乎物尽其用了。但有网友和市民质疑:这批树,10年前种在郁金香路上,需要一笔建设费;现在搬走了,要花一笔搬家费以及所谓提档升级的费用;等到找到新的道路时,它们的“身价”将再次被计入新路的建设费用中,如此反复倒卖……每折腾一次,其实就是一笔说不清楚的账。

据雨花台区绿委办相关负责人介绍,此次移植银杏树,确实是郁金香路绿化提档升级工程的一个环节。在他出示的绿化施工图中可以看到,本次移植银杏共计204棵,之后,他们会在绿化带中加种垂丝海棠、蔷薇、郁金香等植物。

“我们从来没有接到过郁金香路移植的报批申请。”昨天下午,南京市园林局绿化管理处处长李铭明确地答复记者。他介绍,依照正常程序,这批银杏树的移植应该先向所在区,即雨花台区的园林绿化管养部门申报,再由他们报到市园林部门审批。

另外,根据绿评机制,南京新建的重大工程只要主干道上涉及到移3~5棵大树的,或者一般街巷涉及到移10棵以上大树的,就必须进行绿评。南京市住建委有关人士认为,虽然这可能算不上重大工程,但涉及到两三百棵大树的迁移,也应该召开绿评会,告诉老百姓为什么要移这些树?将移到哪里去?

这位专家认为,如果树种得太密,确实应该移植。但关键是,谁来为10年前乱种树的行为埋单?显然,很难再去追究责任。“这种现象,现在太普遍了。过不了几年,可能还会有不少道路要因此移树。”他平时也留意过,南京城不少道路的行道树,越种越密,而且爱种大树。比如玄武大道中分带里种了很多高大的银杏,长起来之后,会像一堵墙,挡住开车人的视线;市中心洪武北路窄窄的侧分带里,却种了几米高的栾树,用不了多久,就会和旁边人行道上现有的行道树“打架”……

雨花台区市政设施综合养护管理所的这名负责人称,因工程需要,移植树木,确实要由建设单位和施工单位一起提出申请,然后报给上级主管部门。“时间太急,相关手续只能同步办理。”她解释说,如果错过这段时间,移植银杏树就很难成活,所以只能先行移植了。

这名负责人称,郁金香路全长2.3公里,提档升级工程计划投资65万元,除去移植银杏树的花费后,其他费用均用来加种其他种类的植被。“我们是此次工程的牵头单位,移植银杏树是工程的需要。至于树木为何会这么密?要咨询管养单位了。”他说。

采访中,现代快报记者发现,需要移植的树多达两三百棵,如此大规模地移树,没有经过园林部门的审批,也没有经过公开的绿评,就这么悄悄地已经移走了大部分。“折腾”行道树,在雨花台区并不是第一次,此前就曾发生过玉兰路出新要移玉兰树、机场路挖出香樟再花80万元重栽等怪事。

施工方的一名工作人员称,这条路上共有300多棵银杏树,全部要移走,栽到位于江宁谷里的苗圃中。“这些树都长了快十年了,才这么点粗。”

“目前两棵香樟之间栽植1棵银杏,影响生长,此次把银杏调整为小乔木海棠。现在移植还比较合适,如果错过季节,树木成活率将受影响。”他解释说,市民们不必担心提档升级后绿化面积缩小。

一位做苗木生意的花农告诉记者,像这样一棵银杏树,市场价七八百元,200多棵价值20万元左右。

从现场可以看到,绿化带中,每两棵香樟树中间,夹着一棵银杏树。粗略估算,每棵树之间的距离最多不超过两米。银杏树都比较细,最粗的还没有碗口粗。大部分银杏树高四五米,树枝上已经长出新叶子。“现在移树正好,再过两天热了,一移就会死。”一名工人称。马路一侧的银杏树已基本被移植完,另外一侧还有少数没移走。

移走的树,何去何从?雨花台区市政设施综合养护管理所的负责人称,本次工程的施工方是雨花台区园林公司。作为树木的养护单位,他们已与前者达成协议,确保树木的成活率。再有道路开通时,这些树木将移植到新的道路上。

两天前,附近居民就发现,施工人员把银杏树挖出拖走。上前询问,对方表示,道路景观升级改造,所以要把多余的树木移走。昨天,现代快报记者来到郁金香路,看到十多名工人正拿着铁锹,回填挖树留下的坑。

“现在移走它们,理由是树太密了,那当初是怎么规划建设的?这次移走银杏、改种垂丝海棠,有没有经过科学慎重的评价?”昨天,听到郁金香路的事,一位南林大教授很是愤慨。“现在城市绿化建设有一些很不好的现象,有些地方种树搞绿化,全凭领导喜好,要是喜欢大树,就到处种大树;要是喜欢花,又赶紧换掉。”